新闻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 调查分析:“医养结合之路”如何艰辛
  • 发布者:北京思杰佳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7/11/13 0:00:00

  • 在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的今天,医养结合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然而,几年过去了,在这条并不好走的“结合之路”上,无论是政府部门、养老机构、各级医院还是社区,都还面临着重重考验

    2015年,相伴六十余载的老伴因病去世,触景生情、备感孤独的刘钟云主动向儿女们提出了要去住养老院的想法。作为一个讲究的老太太,她对养老院的筛选标准很明确:第一要近,第二要好,第三要有医疗条件。

    如今,86岁的刘钟云已经在位于北京双井地区的恭和苑老年社区度过了两年多时间。回想起自己当初的决定,这位烫着一头漂亮的大卷发,涂着透明的指甲油,说起话来精神头十足的老人非常满意。

    舒适的生活环境和丰富的兴趣活动之外,最让她满意的要属这里的医疗条件了——作为2013年北京市首批医养结合试点机构之一,恭和苑的生活区紧邻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平日里,老人们在“家门口”就可以开到所需的药品;有了头昏脑热一类的小毛病,也不必再去人挤人的大医院排队看病。

    2013年以来,国家密集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医养结合产业发展的政策,类似恭和苑推行的这种将医疗服务与养老保障相结合、“有病治病,无病疗养”的新型养老模式已然成为国家重点培育的养老服务新方向。在全国多个地区,各种不同形式的医养结合实践、试点纷纷涌现。

    2015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民政部等九部门共同起草《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提出了推进医养结合的时间表:到2017年,要初步建立医养结合的政策体系、标准规范和管理制度,建成一批兼具医疗卫生、养老服务资质和能力的医疗卫生机构或养老机构。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机制和政策法规体系,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资源实现有序共享,覆盖城乡、规模适宜、功能合理、综合连续的医养结合服务网络基本形成。

    在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的今天,医养结合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然而,几年过去了,在这条并不好走的“结合之路”上,无论是对政府部门、养老机构、各级医院还是社区来说,都还面临着重重考验。

    有医生的养老院

    刘钟云所在的恭和苑位于北京最繁华的CBD附近,在这个占地1.3万平方米的生活社区里,共住着283位老人——平均年龄超过86岁。

    从老人们居住的公寓楼一层大厅出发,通过一条约20米长的走廊,可以直接进入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内,一辆120急救车时刻待命。

    2014年,北京市民政局会同9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本市所有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都要具备医疗条件,构建医养结合的服务模式。

    《通知》提出,实现医养结合的方式,包括独立设置、配套设置与协议合作。配套设置是指采取内设医务室、卫生所(室)等或引入周边医疗机构分支机构等。独立设置是指有条件的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可采取申请独立设置康复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等医疗机构。

    同年,恭和苑的所有方“乐成养老”投资4000多万元,在院内医务室的基础上建起了医疗中心,申办成为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生活区西侧的这栋4层小楼里,包括内科、外科、口腔科、妇科、中医科、康复科等临床科室,检验科、放射科等辅助科室,还设有30张住院床位。

    为进一步探索医养结合的多元模式,经朝阳区卫计委统筹协调,确定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简称“医疗中心”)以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为主,不再承担妇儿保健、预防接种等工作,这使该中心成为全国第一家专注于老年病诊疗及康复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


    “我们这里的医疗是超五星级的。”刘钟云亲切地把医疗中心称为“小四楼”。她的心脏不好,曾安装过3个支架、做过3个搭桥,平时每天要吃5种药。过去在家时,每个月都是儿子去医院帮她取药,而现在,她只需要在护理员的陪同下走到隔壁。除了一种医保不能报销的自费药,其他4种都可以开到。

    除了能够方便地开到药,“家门口的医院”也让及时就医成为可能。据双井恭和苑院长赵婷介绍,几年来,他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流程:一旦院内的老人生病,医务室的医护人员可以从连廊将其送至医疗中心直接住院,“有时候可能家属还没赶来,我们就已经帮着把各种手续都办好了。”如果医护人员进行评估后认为病情紧急,则立即启动院内120急救车,将老人转诊至周边的大医院或是医保定点医院。

    双井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乐成养老”独立运营,目前共有61名执业医师,22名执业护士。和通常印象中人们对社区医院的不信任不同,老人们对这里的医护人员很有感情:在三甲医院,“排队2小时,看病5分钟”是常态,但在这里,他们被亲切地唤作“爷爷”“奶奶”;因为患者数量没那么多,医生们有充足的时间坐下来慢慢与他们交流,耐心解答他们提出的各种哪怕是“絮絮叨叨”的问题。

    “有一次,我们这里一个坐轮椅的老人去看病,他耳背了听不清,医生就伏在他耳边跟他讲话,这在大医院是不可能的。不是说大医院的医生不好,他们实在是顾不上。”今年91岁的熊斗寅老人已经在恭和苑住了4年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春天,他感染了肺炎,得知自己的医保定点单位天坛医院没有合适的床位后,他选择进入隔壁的医疗中心住院,治疗9天就恢复了健康。他说,“医养结合给我带来了很大方便,在这里比住在家里还好。”

    据工作人员介绍,医疗中心不止针对恭和苑的老人,同时也对附近社区的居民开放。医保开通后,现在去看病,原本20元的挂号费,只需要自己支付1元。据中心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9月,整个中心的门诊量共计近5.6万人次。

    并非所有养老机构都有实力建立、运营一家医院,但对于大多数中小型养老机构来说,配套设置一间医务室,也同样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位于朝阳区的寸草春晖养老院建于2011年,拥有100张床位,成立之初就在院内设立了医务室,为老人们提供基础的医疗、护理服务。2015年11月,医务室正式获批成为医保定点单位,从此解决了老人们开药难的问题。

    据副院长廉洁介绍,养老院的管理层大多是医院出身,因此在日常护理中,也借鉴了许多医院的管理经验。一个简单的例子是,除了像医院一样对老人的身体状况、用药进行记录、管理,他们还规定医务室的医护人员每天至少要查房三次。

    寸草春晖接收的老人以失能、失智为主,对这些老人来说,因为吞咽功能下降等原因,噎食是最常发生的也是最危险的情况。因此,每到吃饭时间,员工们几乎全体出动,护工负责喂饭,医务室的医生、护士在各层巡查,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可以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他们有这个专业知识,知道什么样的老人容易出现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老人因为噎食而致命的情况。”廉洁说。

    “医”和“养”怎么结合

    自2013年国务院两次发文,提出“积极推进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合作”“加快发展健康养老服务”开始,从国家层面政策出台的频率不难看出医养结合被寄予的厚望。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底,国家出台了至少14份相关政策和文件,为破解长期以来医养分离的传统养老模式提供了指导方向。

    其中,国家卫计委、民政部等部门起草的《意见》提出,鼓励养老机构与周边的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多种形式的协议合作,建立健全协作机制;医疗卫生机构为养老机构开通预约就诊绿色通道;鼓励二级以上综合医院与养老机构开展对口支援、合作共建。

    根据《意见》精神,养老机构可根据服务需求和自身能力,按相关规定申请开办老年病医院、康复医院、护理院、中医医院、临终关怀机构等,也可内设医务室或护理站,提高养老机构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能力。《意见》提出,对于养老机构设置的医疗机构,符合条件的可按规定纳入城乡基本医疗保险定点范围。

    2015年,国家卫计委提出了医养结合可能存在的四种形式:第一种是鼓励原有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养老服务;第二种是原有的养老机构增设医疗服务资质;第三种是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协议合作;第四种是依靠社区卫生服务网络,推行家庭医生的模式。

    对于这些,各地早已有所尝试。2016年6月,国家卫计委、民政部公布了《关于确定第一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的通知》,确定北京市东城区等50个市(区)作为第一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并要求在2016年底前每个省份至少要启动1个省级试点。两个月后,包括北京市朝阳区在内的40个市(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

    在这样的背景下,强力出台的政策推动各地展开了一系列各具特色的医养结合探索。

    除了类似恭和苑、寸草春晖这样增设医疗服务资质的养老机构,在重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投资兴建了青杠老年养护中心,依托医院的医疗资源和医护团队为入住老人提供集养老、医疗、护理、康复为一体的服务;如果老人病情严重,则直接通过绿色通道转往医院本部。

    河北邢台爱晚红枫集团幸福家养老公寓则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接管了当地的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与40余个社区建立了双向服务关系。与此同时,还成立了康复医疗中心和安宁疗护中心,初步形成了集公共卫生服务、基础医疗服务、护理康复服务、临终关怀服务为一体的医养服务产业链。

    在天津,永泰红磡集团开办了专注于失能失智老人生活照料与专业护理的连锁照护中心“乐尔之家”,自设的一级甲等医院能够为老人提供医疗服务和康复训练。永泰红磡还在上海中心城区开发符合国际标准的CCRC(即“持续照料型养老社区”),通过与上海曙光医院等医疗机构合作,建设老年专科医院,打造“医、康、养”结合的养老、医疗、护理新模式。

    早在2011年,上海就开始试点家庭医生制度,目前已覆盖全市所有社区,签约居民超过1000万人。在此基础上,还推出了“1+1+1”组合签约分级诊疗体系,居民在选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签约的基础上,还可以根据自愿,再选择一家区级医疗机构和一家市级医疗机构进行签约。

    虽然各地试点发展得如火如荼,但在几年来具体的实践中,医养结合究竟该如何做,各方其实都还在摸索。

    养老行业从业者朱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医养结合模式兴起之初,在养老机构的执行层面上一直存在争议:在一些养老机构运营者看来,对养老机构来说,医疗完全是另外一个领域,一旦引入,存在很大的风险。而另一方面,也有一批养老机构则把医养结合视为一个新的突破口,希望借此改善经营状况,因此努力申办医疗机构或是医疗服务资质,“其实也是看上了医疗的支付体系”。

    北京大学研究老龄产业的博士后郑志刚用“‘医’不积极,‘养’很火热”来形容“医”“养”两方的状态:由于医疗资源紧缺,综合能力强的大医院本身已经忙不过来,根本无暇介入并不赚钱的老年医疗需求;但养老机构对“医”的热度却是愈演愈烈。在这样一厢情愿的情况下,许多养老机构只能做自己能控制的事:建立内设医务室或医疗机构。但巨大的成本投入之后,往往因为需求不足而陷入困境,“这样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

    位于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附近的太阳城算是一个这样的例子。作为北京较早开发的养老地产项目,因为独立建设了一家医院,吸引了许多老人前去养老。然而,2016年底,太阳城医院因资不抵债,悄然关张。据媒体报道,太阳城医院周边社区很少,多年来前去就诊的主要是养老院内的老人,因此经营状况一直不甚理想。在关张前一段时间,医院的医护人员大量流失,药品只出不进,连药房都已无法维持。

    “刚刚开始推医养结合的那几年,一说医养结合都是建医院。现在大家明白了,如果你建养老院,再建个医院,基本是以亏损为主,因为设备和人的成本很高,老人又没有那么大的门诊量、病房使用率。但在当时,医院对养老地产是一个噱头。”民政部养老服务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医促会健康养老分会会长乌丹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乌丹星看来,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各方对医养结合概念的理解并不统一。从医学角度来看,老年人的急性病发病率很低,更多还是长期慢性病和由此导致的功能丧失。因此,医养结合涉及到的医疗、照护与通常意义上医院的医疗、护理有本质上的不同:医院的医疗和护理是以彻底治愈疾病、病人好转出院为目标;而老年医疗照护则是针对没有治疗价值的退行性疾病患者,以生活独立、剩余功能还剩多少、维持多长时间为目标。

    “‘医养结合’是中国自己提出来的概念,在国际上没有这样的说法。之所以这样提,因为我们是在用一个比较简单、容易理解的话让老百姓接受这件事。实际上,‘医养结合’和国际接轨的概念应该是老年长期照护。”乌丹星说。

    根据世界卫生组